【夜读·散文】这是关于她们的青春记忆

4月 11, 2022 申请乐动真人活动

茫茫雪海,呵气成霜。队伍刚走出不到两公里,瑟瑟发抖的闫曼将整个人紧紧包裹在大衣里,她艰难地从战术背包中掏出温度计,气温已降至零下20度。

前不久,冬季驻训拉开序幕,这也让通信女兵第一次融入雪野练兵的热潮中。数九寒冬,依稀记得在参加寒区行军任务前,闫曼听着女兵排长朱颖做动员的话,满不在乎地嘀咕道:“不就是走走路嘛,哪有那么难!”

伴着脚下吱吱作响的厚厚积雪,闫曼单薄的身体在寒风中矗立,手中钢枪被寒气侵蚀得愈加刺骨。此刻,她的双手已不听使唤,队伍中,她开始越走越慢,担心自己能不能完成这次任务。

对于这样的寒冷,她显然不适应。她是南方姑娘,在这样极寒的环境里,她有点无力招架。

眼看就要到达第一个休息点,突然“扑通”一声,打破风雪中的宁静。原来是闫曼脚下一打滑,与大地来了场“亲密接触”。她满眼金星,看看从收容车迅速走下来的卫生员,她咬着牙拍拍屁股站起身,又继续赶路。

撑到休息点,闫曼脱下作战靴。那一刻,她脸上的表情狰狞起来。原来在行军前,她双脚已长了冻疮,为了给女兵第一次冬季驻训画上圆满句号,她执意坚持参加这次任务。几公里的行走,她的冻疮磨出了血泡,血液黏着疮口凝固在她的袜子上。身边战友连声安慰,闫曼却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谢谢大家,我没事!”

看着坚强的闫曼,队伍中,有几个想中途放弃的战友,此刻也纷纷打消了上收容车的念头。她们接过闫曼肩上的步枪和装具,顺手挎在自己身上,随后闷着头,踏上了下一段艰难的路程。

夜色降临,白雪伴着寒风呼啸而来,女兵们长长的睫毛上早已凝结成冰,视线变得模糊不清。望着看不到尽头的山路,行军队伍中的闫曼身影一晃一晃,每走一步,她就在心中默念:“继续前进,不能停。”

不知走了多久,突然,闫曼的耳边响起熟悉的声音。排长朱颖给大家加油鼓劲:“前方已经看到集结地啦!姑娘们再坚持一下,冲啊!”

胜利的曙光就在眼前,闫曼用尽所有的力气,开始向前大步跃进。50米、30米、10米……冲过终点,闫曼和大家紧紧相拥而泣。

回到帐篷里,女兵们脱下装具,不仅闫曼,每个人的脚上或多或少,都有磨出的茧子和血泡,但大家并没有叫苦叫累,脸上洋溢的,是无比自豪。

营长刘国跃感到无比欣慰,他说:“姑娘们虽然初次接触寒冷的冬季练兵场,却用满腔热血克服了一切困难,走出了战斗力。”

对此,闫曼感同身受:“初次体验冬训,让女兵有了战胜困难的快感,也获得了超越自我的欣喜,冻疮成为她们成长的勋章,这是属于她们战风斗雪的青春记忆。”

文稿来源:火箭兵报

主管| 火箭军政治工作部

主办 | 宣传文化中心

刊期 | 第 5617 期

监制:毛勋正

责编:杨新龙

播音:常夏雨

邮箱:zghjjtg@163.com